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光伏行業經歷“三重門”:洗牌潮里誰生誰死?

在中國光伏二十余年的發展史上,許多節點都值得銘記。

2018年6月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三家聯合發布了《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加快光伏發電補貼退坡,降低補貼強度。因為文件落款時間為5月31日,故被稱之為“531光伏新政”。

531光伏新政,給高歌猛進的中國光伏產業踩下了“急剎車”,這份給光伏行業的兒童節“成人禮”,深深地烙在了每個光伏人心里。時至今日,這份政策的影響仍在,并越發深刻。

盛世之下,必有隱憂。2017年,中國光伏裝機總量創歷史的達到了53.5GW,光伏行業成為了資本和企業爭相進入的火熱領域;另一方,國家相關部門用補貼政策助力光伏產業完成再一次復興后,補貼資金缺口也越來越大。盲目擴產、消納、補貼缺口等問題,逐漸暴露。

531光伏新政,在給中國光伏行業迅速降溫的同時,也起底了整個行業所存在的內在問題,并清晰的指出了行業未來的發展之路——平價上網和去補貼后的市場化。在一年間波瀾壯闊的變革中,光伏產業經歷了“三重門”。

內外市場交替,抓機遇者得天下

531光伏新政下發之際,正值國內裝機規模高潮迭起之時。一場“冷水澡”下來,使國、內外的光伏市場份額有了新變化,從而使光伏企業在抉擇中開始了新一輪洗牌。

2018年,我國光伏新增裝機總量為44.3GW,相比2017年的53GW,下降了近20%;而對外出口方面,卻迎來了爆發: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光伏產品(包括硅片、電池片、組件)出口量分別為56.98億片、7.3GW和44.8GW,硅片、電池片和組件出口數量同比大幅增長。

此消彼長之下,海外市場儼然成為了中國光伏光伏企業度過2018年寒冬的一個突破口。事實上,我國光伏產業的發展史上,已經經歷過國內、外市場份額的巨大變動。

2005年我國新增光伏裝機量達到5MW,而組件產量的95%以上出口到海外;2010年中國累計光伏裝機量70MW,僅為當年全球累計光伏裝機量5.17GW的1.35%。中國光伏早期嚴重依賴國際市場,國內市場一片低迷。

然而,海外市場的好景并不長,2012年歐美對我國光伏出口產品進行“雙反”,我國光伏出口急劇萎縮,眾多光伏企業或倒閉或迷茫。此時,我國開始發力國內光伏市場,政府相關部門通過一系列補貼政策,大力培育國內市場。

之后的四年,中國光伏市場迎來了收獲的季節:到2017年,我國新增光伏裝機量53GW,同比增長53.6%,占全球新增裝機量102GW的52.02%,連續第五年位居全球新增光伏裝機量第一位;中國累計光伏裝機量達到130GW,占全球累計裝機量236GW的18.2% ,連續三年位居全球累計光伏裝機量第一位。

在2013年開始的“出口受限轉內銷”變革中,像曾經的世界出貨量第一企業英利,便因為調轉船頭不利,讓出了第一的寶座,并逐漸淡出光伏企業的第一集團軍。

同樣,在2018年,在國內光伏市場限規模,歐洲對我國結束“雙反”的形勢下,多家企業選擇加快出海步伐作為應對之策。成功捕捉到市場變化的中國光伏企業,在2018年仍牢牢把控著全球出貨量前10榜單中的9個席位。

市場之變換,是中國光伏行業經歷的第一重門。

從高效到性價比,單多晶之爭繼續

自531政策發布,到昨日國家能源局發布的《有關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為止,平價上網在一年時間內成功落地。在市場化、1分錢都必爭的平價新時代,組件,成為了另一個焦點。

中國科學院電工研究所太陽電池研究部主任王文靜形象地談到新形勢下,對于組件產品的新要求:“光伏發電產品有一種是效率低成本高,只能‘下地獄’;另外一種是效率高、成本也非常高,就會‘上天堂’,只搞航天科研可以;還有就是保持效率高,同時做到成本低,做到高性價比接地氣,這樣才可以‘在人間’。”

“在人間”的美好,于現實中不斷的實現著。例如在近幾年的領跑者項目中,業主大多選擇了PERC、黑硅、MWT等性價比好的產品,高效、高性價比電池及組件越來越受到業主的青睞。領跑者項目的發電成本,已經可以支撐平價上網。

一位業內人士向華夏能源網表示,從電站運營出發,高效組件除去效率本身,還可以帶來土地成本、支架、樁基、線纜、逆變器等相關成本的降低。但電站是選擇高效的單晶還是性價比高的多晶,則需要對成本進行科學的預算。

數據顯示,2017年,單晶的市占率接近30%,多晶把控著70%的江山;531光伏新政發生的2018年,單晶市場份額攀升到40%以上;根據預測,2019年將成為單、多晶市場之爭的關鍵年,兩者獲將實現市場份額的五五分,首次開啟兩分天下的新格局。

光伏行業專家王淑娟對此撰文表示:“當高效組件價格合理時,無論上游的生產制造企業還是下游電站投資企業,都有生產、使用高效組件的積極性。在多晶組件占比明顯超過單晶組件十多年之后,2019年單多晶組件的市場占有率可能出現反轉。”

目前看來,多晶產品勝在成本低,有性價比優勢;高效單晶在性能和成本兩方面日趨平衡。在控制成本為先平價上網時代,多晶仍有不錯的市場需求;單晶在不斷的技術進步中,也在往低價發展。單、多晶之爭仍將繼續。

從追求單純高效向高性價比轉變,是中國光伏行業經歷的第二重門。

競爭下半場開啟,寡頭時代來臨

在行業中,業績是檢驗企業發展的“唯一真理”。在經歷了531新政后,超六成的光伏上市公司出現了盈利下滑現象。但少數的諸如隆基股份、通威股份、陽光電源等龍頭企業,業績依然亮眼。

并且,531新政后大多數光伏企業在尋找方向之時,這些巨頭企業一直沒有停下擴張的步伐。這些巨頭深知,行業的大調洗牌之時,正是發展的難得機遇。

多晶硅方面,大全新能源、通威股份、新特能源等公司不斷布局新產能,紛紛向電價低的西部地區布局,預計這三家將會占據全世界70%的市場份額。平價上網時代,具有成本優勢的多晶,將會帶給巨頭企業持續的利潤。

在單晶硅方面,由于單晶產品在技術上優勢明顯,市場潛力巨大。隆基、中環、阿特斯等企業都在迅速擴大產能,以在新形勢下把握主動。單晶硅產能上,2018年,隆基擁有25GW的產能,中環有著23GW的產能,兩家合計占整個單晶硅片市場55.8%的份額。阿特斯也緊隨其后,謀求進一步做大企業。

光伏組件上,2018年全球組件出貨量達到95GW,9家位居全球十大組件商排名榜單的中國光伏企業,總出貨量達到了60GW左右,占比達63%。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光伏企業將唯一的競爭對手韓華逼出了前5排名,中國企業的競爭力進一步加強。

從中國光伏企業近一年的變化中,不難看出:提前開啟的平價上網,是光伏產業產業調整的方向和要求之一;光伏企業之間的競爭已經從“量變”轉向“質變”;實現產品和服務升級的企業,得到更大的市場。光伏產業的上中下游產業鏈,在531新政風暴中,均產生了競爭力超強的龍頭企業。

尤其是在2019年,光伏平價上網已經落地,倒逼光伏產品和企業要有更強的競爭力;泛在電力物聯網的建設,在智能化上又給光伏企業提出了要求。如此,光伏企業將進一步大浪淘沙,擁有綜合性硬實力的“寡頭企業”,將成為主角。

寡頭時代的降臨,是中國光伏行業經歷的第三重門。

一年,是歷史長河中的滄海一粟,也是中國光伏產業不破不立的成長大道。“三重門”過后,靜待中國光伏新花開!

作者:時玉豐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全天腾讯分分彩官方网 广安市| 江口县| 千阳县| 潮安县| 五常市| 波密县| 金华市| 崇义县| 恩施市| 晴隆县| 聊城市| 从化市| 资讯| 城口县| 乳山市| 潮安县| 伊春市| 西丰县| 东莞市| 海丰县| 云浮市| 嘉兴市| 晴隆县| 拉萨市| 镇远县| 太仆寺旗| 湟中县| 衡水市| 镇宁| 通城县| 武功县| 拜泉县| 阳泉市| 石门县| 甘孜| 彭泽县| 黄骅市| 海阳市|